市委 市人大 市政协 安徽省优秀政府网站 无障碍浏览Rss订阅
网站首页>桐城市>走进桐城>翰墨桐城>桐城文学
捡回失落的“年味”
字体【 浏览次数:2115作者: 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6-06 09:26

李国春

“年”到了,一个“年”字,让人心里荡漾着几丝温暖。

如今的年过得繁富,尽可用华彩、比拼、新奇、享用等字眼来形容,这是我们这个民族大家庭在经历了兵燹、饥荒过后,生活质量发生了变化。但变化后的“年”,总觉得有些不够味。四季轮回把“年”定格在岁末,这是华夏民族的祖制,任何人也不敢去别出心裁,易换一年中的某一天为“年”,但花样尽可任意翻新,甚至可以融进世界节日的一些元素,比如三两家庭相邀,到天涯海角去过年,又比如一些家庭主妇被烟熏火燎了三百六十四天,家人想想,过年了吃点现成的饭菜吧,把主妇从锅灶上解放出来,一家老少上馆子里热闹闹地去吃个团圆饭等等。

如今“年”的过法,虽各有不同,但对于“年”,这一相沿了几千年的文化符码,全世界凡华夏民族,能够共同体味到的都在两个字上:味道。“年”由上古时的祈福禳祸,变由中古以后的欢乐喜庆,相沿传承,形式和内容一路衍变而来,不变的只是一份家的情感。唯有延续记忆,才能体味出这份味道,也只有重续记忆的符码,“年”才有醇厚的汉文化意蕴。

年味首先体现在一个“归”字,这是中国人几千年以至今后永恒不变的一份依恋情结,时代越发展,越显得珍贵。归,有两层意思,一是归乡,一是归心,归乡是乡愁的羁绊,归心是人伦的追远。中央电视台一则春节公益广告,那一句“我们一生都在路上”的话,就味道十足地道出了游子归家的愁思,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在路上,是北上还是南下,是东进还是西出,目标只有一个:回家。俗话说,有钱无钱回家过年。归,是一种人伦的维系,真是不可忽略的。

一个“归”字,把心拢到了老家。年前,每家父母的心思里都有一间提纯年味的作坊,做出的年货,原始而醇正。譬如物质匮乏的年代,年讯是随着两板豆腐的清香飘来的。年货五味杂陈,但豆腐是必备的。一板老豆腐,煎着吃,一板嫩豆腐烫着吃,这在平时是吃不上的。至今记得每年小年过后,父亲从五里以外的村部挑着一担水漂的豆腐,一双小儿女尾随其后。豆腐挑到了家,哪一天过年,也就掰着手指能数到了。热腾腾的豆腐被澄明的清水涵泳着,香气收敛了,这一刻,各家窗棂外便渐渐弥漫着袭人的油香味,金黄的油炸圆子出锅,“年”的脚步就真的近在咫尺了。这还不算,如果哪家一对大红的春联没贴好,“年”就驻足门外,等侯着与一家老少话旧迎新。

春联贴在门上,“年”的味道才开始荡漾在一家人的脸上。夜幕降临之前,大人们准备着年饭,孩子们便挨家挨户地去读春联。春联散发出的是诗书翰墨的香气,耕读人家更讲究一副春联两句话语和自己的家境相贴熨,不像现在,电脑做的琥珀体之类的门对子,千篇一律的福禄寿喜,不见了旧时春联那隽永的意味。早先的春联大俗中透着文雅,如“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春回大地千山秀,日暖神州万物荣”等等,都是先人赞美自然之神赐予人间的幸福,歌咏春天带给人们的希望。现在的春联一味地祈福求财,活像个土财主似的把持在家家门户。幼年的记忆里,春联是孩童们课外的一篇篇童话,它传递着古老的民风,潜入我们稚嫩的心田,这是年味中最具味道的一道风景。

最足的年味紧攥在天真的孩子们手中。你看,趁大人们微醺之际,一群顽童,以纸糊的灯笼游嬉于夜幕之下,冰雪之中,把年味撮入那方寸之内。一只只由竹篾编成筋骨油纸裱糊的灯笼,再用朱笔添上个“春”字,就是孩子们缤纷的世界,奇幻的梦乡,理想的童话王国。不要小看一只制作粗劣的油纸灯笼,没有孩子们提着它转悠,冰凉的村庄便少了一点生机,“年”就显得冷寂,盎然的春意就会迟迟到来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来源:桐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