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桐城要闻

【榜样】梁轶飞:扎根基层的水利“标兵”

发布时间:2021-01-14 16:07 信息来源:桐城市融媒体中心 点击数: 字体:【  

0.jpg

图为工作中的梁轶飞。

1月7日,在安徽省防汛救灾表彰大会上,桐城市水利局党组成员、高级工程师梁轶飞作为全省水利系统先进共产党员代表,在大会上作交流发言。此前的2020年8月19日,梁轶飞作为安徽省防汛抗洪一线的优秀代表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一名普通的水利人,何以频频迎来高光时刻?答案老套且确凿:不忘初心,担当使命,扎实苦干,百炼成钢。

关键时刻,他是“尖刀兵”

1、梁轶飞(中)水毁修复工程工地上.JPG

图为在水毁修复工程施工现场的梁轶飞(中)。

每年汛期,梁轶飞都忙得不着家,嗓子也是沙哑的。

2020年入汛后,暴雨接踵而至。6月初至7月中旬,桐城降雨量是历史同期的3至4倍,菜子湖最高水位达17.47米,为枞阳闸建闸以来最高,超出保证水位近1米。全市圩堤、河堤多处告急。

7月5日,菜子湖超警戒水位后,按照市防指要求,梁轶飞立即带领技术指导组进驻防御能力最薄弱的圩口——双港镇练潭圩,指导抗洪抢险,直至19日接到抢险人员撤退通知。在这15个日日夜夜,梁轶飞始终坚守在10多公里的长堤上,每天一早,沿着堤防从上游走向下游,对前一天处置过的险情“回头看”,同时随时指导抢险人员处理新险情;深夜,再沿着堤防往回走,对当天处置过的险情再一次检查,确保险情真正得到控制。在此期间,他每天睡眠时间约3个小时,其中有两个晚上因遇到重大突发险情,他整夜未眠,一直在现场。

有一天在练潭圩巡堤查险时,他发现前两天在圩堤上插着的一杆旗子似乎“矮”了几公分,他下意识地把旗杆抽出来查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长达近20米的堤身极其松软。他马上安排人员下水摸排,探明堤身水下部分有一片近40平方米的塌陷区。赶快打外障!他一声令下,抢险开始。最惊险的是7月5日大沙河双港段一座穿堤建筑物因涵管接头没有处理好,导致外河洪水沿接缝口渗入涵管,向圩内倒灌。梁轶飞赶到现场时,堤身断面崩塌只剩下三分之一。梁轶飞果断采取袋装土压棉被的方案在进水口处封堵。从下午五点半开始,到第二天凌晨一点才真正将险情排除。这个汛期,梁轶飞率队有效处置大小险情189处,其中较重险情71处,创造了桐城防汛史上的奇迹。

守堤期间,梁轶飞每天奋战18个小时以上。15天中,有3天24小时没休息。寝不解衣、食不甘味、脚不脱靴、衣衫不整,是他驻堤值守生活的常态。

惊险处,总有梁轶飞的身影,人们都称他是查险除险的“尖刀兵”、大堤平安的守护神。

平常时节,他是“预警员”

2、梁轶飞(左)在东方埂上指导居民及时护坡.JPG

图为梁轶飞在唐合圩指导群众加固护坡。

兴水利是梁轶飞心之所系。桐城靠近长江,濒临菜子湖,境内河网交织,有大小河流100余条、大小圩口108个、中小水库65座,防汛抗洪任务重、战线长。哪段圩堤薄,哪个圩口有隐患,梁轶飞心里都有一盘账。

未雨绸缪,才能临阵不慌。市水利局的公务车年里程3万公里,基本上都是梁轶飞带着同事和“徒弟”们跑的。梁轶飞不仅自己乐当全市防汛防洪的“预警员”,还总是跟年轻的水利人说:“全市水文环境,一定要了然于心,才能临阵不慌”。每年防汛期间,时间再紧,梁轶飞都坚持做好当天的防汛笔记,记上当天的雨情、水情及险情处置方案和自己的心得,数年记录,积累了厚厚的几大本。这些圩口防汛的第一手资料,能为来年的防汛工作提供重要参考。在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每年召开的防洪抢险演练现场会上,梁轶飞都要现场讲解防洪抢险技术要领和突发险情处置方法。

2020年抗洪抢险战斗结束后,梁轶飞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准备灾后重建工作,着手编制《桐城市2020年灾后补短板项目实施方案》;带领同事,对全市100多处水毁水利工程进行现场测量,开始施工图设计、预算,编制招标工程量清单。

他总说:“除水患、兴水利,是水利人肩上的责任!我们水利人应该有追求、有担当,在洪水来袭时,为群众守护好安宁的家园。”

重建家园,他是“设计师”之一

3、梁轶飞从一线回来,记的日志有十几本.jpg

图为梁轶飞2020年汛期记下的防汛日志。

作为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安徽时接见的13名抗洪抢险先进典型代表之一,梁轶飞斗志昂扬、激情满满。他说:“水利设施建设关系乡村振兴,要补上一时短板,更要做好长远建设的规划。”

今年49岁的梁轶飞,现为市水利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1996年走出大学校门后,就和父辈一样,成了“四季不得闲”的水利人。25年间,桐城每一个水利兴修工地、每一个防洪防汛的险工险段,都镌刻在他的脑海中。身材瘦小的他,先后在1998、1999、2009、2010、2014、2016、2020年的防汛抗洪一线经受了生死考验,把水利人“扎根农村干实事”融入了平常岁月。

每年汛后,梁轶飞总要认真总结,梳理分析全市水利基础设施短板,针对沿湖圩口的治理、中小河流险工险段的治理、低洼易涝区泵站建设等争取项目资金……梁轶飞想做的事情越来越多。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梁轶飞的“建设进退洪闸的建议”提上了市级领导议事日程。他说:“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人进湖退,菜子湖水域面积逐渐缩小,只有原蓄水面积的一半。是时候水进人退了,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人水和谐。”

梁轶飞表示,下一步,将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嘱托,认真落实上级部署,坚守初心、不改本色,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老黄牛”精神,为提高桐城抗御水旱灾害能力贡献自己的力量。    (汪桂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